阿尔维亚

车万厨,船庙,吃神all和文all
少前产15M4和945
海囚吃原罪和狗链
最后我爱岛岛,比哈特

格里芬街道办事处(三)

我肥来一个国庆,终于舍得更一下新了,放心绝对不会弃的……就是会鸽_(:D)∠)_

  上一篇


    三人盯着豆花精看了好一会儿,HK416的表情比吃了放了100年的老年陈汤熬出的豆花还精彩。
    不过416同志脸色难看归难看,在六目睽睽之下,她还真做出了惊世骇俗的举动——
    她将“豆花精”抱了起来......抱......
    M4A1费了大半力气将M16A1瞪出眼眶3CM的眼睛给摁了进去,同时也听见AR15在一边怒不可遏:“不可理喻!简直不可理喻!HK416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养妖精!”
    HK416手中接受众人瞩目的弱小可怜又无助的豆花精突然开始剧烈颤抖,两只硕大如妖的红色圆点在“变质毛霉直立菌丝”下闪闪发光。
    M4A1惊得浑身瑟缩,身旁M16A1的魂已经漂流开外了,中了邪似得嘴里一直喃喃:“我一定是瞎了,这是谁,这不是416......”
    除魔论道专业驱魔师AR15为了市民们的人生安全,将道符......哦,是她的手机往地上一拍,站起身撸起袖子,冲向跟抱孩子一样抱住“豆花精”气势汹汹用锅铲指着她的邪恶分子,打算揪出HK416怀里缩成树懒的万恶之源。
    “等等!”M16A1垂死病中惊坐起,笑问......不,大叫:“那不是豆花精!你看在416衣服边有条腿!”
    几乎一瞬间,两人都停下了动作。
    M16A1因为阻止了一代千秋城管大队长试图谋杀无辜居民而松了一口气。
     AR15:“.......那不是露出来的豆花?”
     一口气没缓完的M16A1胃气上逆打了个嗝。
     空气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。
     直到......一滴水落在地上。
     紧接着是豆花外泄的豆花精撕蛋白裂脂质的嚎叫:“416你个大猪蹄子!你说好要给我治疗红眼病的啊啊啊啊!”
     超可爱超幼稚的儿童声音......
     AR15默默抽出了手铐,要不是有M4A1和M16A1的阻拦,差点就将HK416以欺诈拐卖儿童罪给逮捕到警察局了——
    不过最后几人还是来到了习习中理发店。
    几盏亮得人眼瞎的220伏特电灯泡从店里走出来。
    站在416身旁的M4A1清楚地听见豆花精咽了口唾沫。

  
  
     另一边RO635经历了一番深思熟虑(睡了一觉)后,还是提着一边被水淹没不知所措的SOP2来到街道办事处大门前,打算亲自去会会格林娜。
     居民前来投诉格林娜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,都是因为她的不作为和对UMP45还有UMP9两个二流子放任不羁,但是每次格林娜要不就拖时间顺水推舟,要不就干脆装聋作哑混淆概念,导致处事和居民也是有理说不清。
     其中用的最多的,莫过于“你说945啊?她两都是公主,惹不起。”
    “真的没问题吗?”SOP2手中还举着没燃尽的香。
    “问题?啥问题?你还怕格林娜不成?”
     “我是说15哪啊!”
     你还在纠结这破事吗?RO635翻了个白眼,从左到右,划出一条完美的弧线。
     SOP2像只鹌鹑一样乖乖地缩在原地,一动也不敢动,等着RO大队长的教诲。但是RO635同志并不想理会她,她专注于眼前这个棘手的问题。
    “叩叩叩”
     她试探性的敲了敲门,随着门轴转动的声音,一条小缝出现在她眼前——门没锁,但里面的窗帘关得严严实实的,漆黑的世界,像是来自于另一个空间。
    但RO635不管这是哪个空间,秉承着不听话的老子就是要弄死你的原则,直接推门而入,速度之快让一边还缩成一团装可爱的SOP2都没反应过来。
     进门,揪出格林娜,一顿标准国骂,万字检讨,召开街道办事处会议在街道代表前大声阅读,最后事情“完美”解决。
     以上是SOP2想象的内容,结果在进门这个动作执行以后,就没有了接下来的行动。
     “怎么了RO?”
     SOP2好奇的凑过去看,现在本来应该是上班时间,但是……格林娜却不见了踪迹。
    “格林娜……携款潜逃了?”
     SOP2一边悄咪咪地询问,一边查看RO635的反应。
    “跑了?没事啊,找个新的负责的就行了。”
     喂喂,RO你丫的青筋都冒出来了,别在装冷静了,好吓人啊!
    “不过她逃跑的可能性很小。”RO635好像也反应过来自己的表现有点过头了,轻轻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,没有等SOP2的回应,自己便先轻声地分析道,“其一,这个办事处很捞钱,爱财如命的她不会因为这点小问题而逃跑。”
    “理所当然。”SOP2耸了耸肩。
    “其二……”RO635尖锐的眼神瞄准了抽屉一角露出来的红色,她快步走上前,打开柜子。
    “wow!”入目的是满柜子堆满的红票子。
    “她不喜欢将钱存进银行中,因为被自己所喜欢的东西包围的感觉是无与伦比的——她最喜欢的东西也没有带走,说明……她不就是没来上班嘛!”
     所以你开始在乱分析装什么正经啊!
     SOP2也觉得自己脑袋痛。
     她看了眼桌上放置的相册,是格林娜的照片,上面堆满了钱和蓝色圆珠笔画上的钻石。
    “欸,这是什么?”SOP2注意到在相册旁有一个落锁的小柜子,放在相册后的死角边,不怎么容易发现。
     RO635伸手用力扯了一下柜门,柜口的小锁因为主人太抠门,没有让它更新下位,终于光荣的牺牲最后一点使用价值——寿终正寝了。
     RO635手顿在原地,对着一旁眼角抽搐的SOP2大声说:“不是我干的,它自己掉的,我没动它!”
     “恩,是的,不用辩解了,我都看见了。”
     从柜子中飞出的一张小纸片在两人的视线中落在地上。
     “让我看看是不是格林娜的欠条。”
     RO635捡起纸片,原本眼中的笑意凝在眼角。

——TBC——
  这文居然有主线,稍微理了一下发现自己挖了个巨坑(趴

 有点好奇......

外焦里嫩一颗糖:

厚着脸皮(。)

银:

有没有谁……(盯

Minute:

微博试过……lof也来转一下!超想知道!

∝∝∝∝:

(搓搓手

紫杀:

请来。

Rusty:

呃......好久不写东西了,都不好意思问。

孤光残影:

这个不错哦,有没人陪我玩?

榔头:

emmm……好的坏的我都能接受。(严肃脸)

李但愿:

我也要玩!!!

(全员向) 假的花吐症 下

 指挥官被赶出AR小队宿舍后一直骂骂咧咧的,认为自己的脑洞超级好为啥M4A1还要喷自己......还有免费的西瓜也不给人家一块就赶人。
春田食堂传来一股香味,正好肚子有点饿了,先去吃点东西吧。指挥官揉揉肚子。
“今日免费送一菜一汤......这么好!”指挥官兴奋的看向告示。
不吃白不吃,指挥官兴冲冲地走进食堂。
春田端上一份紫菜蛋花汤和炒西兰花,色泽鲜艳看上去就很有食欲,一点也不因为是免费菜就失去了色彩。超棒的诶,指挥官高兴地举起筷子,不过还是有点疑惑,指挥官拉住笑得有些僵硬的春田:
“为啥这些是免费菜啊?西兰花挺贵的啊,我记得。”
春田点头微笑。
笑容过于可怕了,吓得指挥官放开了她。
春田保持着笑一直回到厨房中,看见扶着墙吐得一塌糊涂的WA2000,不过吐出来的东西不是呕吐物,而是紫菜蛋花。
据当事人WA2000描述,她最开始只是喉咙痛有点干呕症状,今天上午开始吐出干净的紫菜蛋花,这一症状被同居者春田发现后,就被拉到了食堂的厨房中,美其名曰:
“废物利用。”
春田边吐西兰花,边对WA2000说。

总感觉有点不对劲,但还是不知道哪里不对,指挥官离开食堂思考着向指挥室走。
“指挥官♪”是UMP45的声音。
“哇,你大热天的,穿这么多不热呀?”UMP45穿着标准行头,但丝毫看不出有出汗的迹象。
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袋子,上面冒出肉眼可见的寒意。
凉丝丝的,摸着又有点软,“你在哪弄到的这些?”
“很简单♪首先在春田食堂偷一瓶胡椒粉,然后喷在塑料袋上,等416路过时用G11引诱她生气,她张大嘴后立马套在她头上。”
指挥官:“???这哪跟哪?”
“416得了花吐症啊♪”

404小队宿舍温度比外面凉了好几度,倒不是因为开了空调,而是......
“UMP45,你还好意思回来!”指挥官一进宿舍,一只G11就向她飞过来,她接住G11放在地上,几片没有融化的雪花还在空气中飞舞。
“就是这样。”UMP45指着宿舍里的几个人对指挥官说。
指挥官思考了一阵:“那为啥416不去亲G11啊?鸡米花耶,又没有什么伤害。”
“我不想亲满嘴鸡米花味的人形。”UMP45摆摆手,“416原话♪”
G11又向UMP45飞去。
趁她们相互打架,指挥官低下头看着UMP9,她带着小猫口罩,显得有些可怜。
“怎么啦?”
这下HK416和UMP45倒是异口同声地说:“别问她!”
指挥官还没反应过来,巨大的闪电凭空落下。
窗外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。
“她是什么花?”
“电火花。”

最后指挥官领着一群“花吐症患者”去帕斯卡那检查了,其中路过春田食堂时春田被WA2000扛了出来,加入了队列。
“你们俩怎么了?”指挥官不明所以。
在WA2000肩上的春田摆摆手笑了笑,一颗西兰花从她嘴里落了出来。
UMP45嘴角抽搐了一下,RO635嘴里的喇叭花吹出绝望的丧歌,指挥官捂住嘴后退几步:“难......难道说免费菜是......”
M16A1面如土色:“我在想基地有多少人吃过这......”
“别说啦!”M16A1被羞红了脸的WA2000喷了一脸紫菜蛋花。

“你确定这是花吐症而不是系统故障?”帕斯卡给自己倒了杯咖啡,查看了几人症状后疑惑地问。
“我觉得系统故障不会招来闪电也不会喷菜。”

 帕斯卡沉思了一阵:“其他人有什么异常吗?”
“咕噜噜……”
“SOP2你别玩水啦!”RO635拍了拍她的背。
“等等!”UMP45反应过来,拦住了RO635,“她应该有什么想说的。”
SOP2猛点头,拿出了纸和笔。
先画出了长方形,上面有“$”的符号。
“是钱!”
之后是一个火柴人,头上顶着多边锥形体。
“格琳娜?”
SOP2从方块边沿伸出很多箭头指向小人,抬头又用笔指向指挥官,口中激动地喷出了水。
“我明白了!”指挥官一拍手掌,“你是说格琳娜突然有了很多钱!”

指挥官一行人气势汹汹地来到格琳娜商店。
格琳娜刚出门看见这些像是要债的黑帮大爷吓了一跳。
“嗨……各位在干什么呀?”尬笑,格琳娜弯起嘴角。
UMP45悄咪咪推了把AR15,AR15一个踉跄开口,火焰吓得指挥官上前一步双手撑在格琳娜身体两侧,立马呲牙咧嘴冲她叫:“我知道你在干什么幺蛾子了!”
“对……对不起!指挥官!”
本来想吓吓她的,听到这句话,指挥官也懵逼的挠挠头。

两天前,格琳娜向神许愿说要很多的钱。
“我受够这个一分钱都不给我的抠门指挥官了!”
天上落下一个笔记本,只要写下一个人的名字和XX花,就能得到一大笔钱。
格琳娜咽了口唾沫,看向摩拳擦掌的人形。
指挥官拦住她们:“你还算好,没写我啊。”
“我写了……”她小声地回应,“写的……没钱花。”
“……打!打她!”
“而且那个,我刚写完16……南瓜花。”
众人回过头,M16A1脆弱的脖子上顶着一颗脑袋和……长出大南瓜的南瓜花。
RO635的喇叭花吹出了嘲笑的音乐。

听见格琳娜说出的解决方式后,众人陷入了沉默,不知谁先动的身,之后其他人也都先后离开。
据可靠消息称,一群长相奇怪的人围着一团火在条大神。而事后,格琳娜抱着剩下的灰烬痛哭。

“跟据这次事件,我听隔壁西瓜纹路指挥官的建议,推出了格里芬宝可梦……”
指挥官对已经恢复正常的人形们说。
“要来玩吗?”

自我介绍加交友1.0.1(暂不置顶

这里Alvaer,圈名阿尔

车万厨,吃废神,梦月,狐兔,纯赫,总受,死前看海,秘封,正针,鼠虎,船鵺,千年,竹林,结界,贤者,神all和文all。(其他都不吃)

少前产量15M4和945,cp混乱邪恶

RPG爱好者,尤其是恐解的

 

个人比较话痨,尤其是玩熟了以后,啥都聊(不嫌麻烦就好)

有啥cp有啥梗都可以跟我说的,喜欢玩接文

处cp就算了,我是有cp的狗(指岛岛)

玩游戏也可以,来和我玩吃鸡啊(一年后去了,吐血)

不过不喜欢恶俗梗呜

开玩笑可以的wwww

语C不会,想和我玩可以教我wwww

 

这里QQ:Alvear:597656231

(建议等换成置顶后再加OTZ

(全员向)假的花吐症 上

 

无聊产物,下的话等我有时间再完成

 

少量15m4

 

 

 

“不好了,帕斯卡大人,AR小队患上花吐症了!”
帕斯卡喝口咖啡转过头盯着火急火燎的指挥官:“???多大点事,谁喜欢谁互相亲一下不就好了?”
指挥官风风火火地跑来,发出一声“对哈”又风风火火地离开。

“就是这样!”指挥官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看向在座的几位AR小队的成员,“帕斯卡大人说,你们谁喜欢谁,互相亲一下就行了。”几个队员面面相觑,最后目光投在举着“我们患上花吐症了”的牌子的RO635身上,RO635脸抽搐了几下,还是放下牌子,张大嘴——一根花藤从嘴里延伸出,节点上还长出几株喇叭花。
喇叭花发出“滴滴哒哒”几声音乐后,才传出RO635的声音:“但是我们根本没办法亲啊。”
指挥官:目瞪口呆.JPG这是什么鬼?难道我以前见到的是假的花吐症??
闻到喇叭花传出的香气,AR15突然打了个喷嚏,巨大的火花从口中喷出,吓得指挥官直接弹上刚开门回到宿舍的M16A1身上。
“你丫的是喷火龙还是熔岩巨兽,吓死人了好吗!”
“我是AR15。”AR15揉揉鼻子边说边吐火。
“各位......吃西瓜吗?”M16A1刮下黏在身上的指挥官,举了举手中的口袋,“话说你们在办什么假面舞会吗?RO你那是什么造型哈哈哈。”
几人没有吭声,RO635没有理会她,SOP2满眼写着想吃,就是犹豫着没有动手。
AR15接过一块,还没开始啃,西瓜就被嘴中喷出的火焰烤成焦色。
“哈哈哈焦糖味的西瓜吗哈......呜......”指挥官被AR15用西瓜皮一砸脑袋,乖乖缩在一边不说话。
M16A1咬了口西瓜:“对了,15你是去中国队那边学了川剧吐火吗?挺厉害的。”
“不......”AR15红着脸,脑袋偏向一边,“我得了花吐症。”
M16A1强忍着笑意才没把口中的西瓜喷出来。
“那那那M4A1也是花吐症?”看着M4A1拒绝了自己递给她的西瓜,M16A1有些好奇地问,“吐什么花啊?”
“烟花。”
M16A1捂住嘴,全身都在颤抖。
“说起来我有一种特别浪漫的情景。”一边被晾了许久的指挥官突然灵光一闪,指向天空。

在夏日夜晚,AR15和M4A1坐在溪边,赤裸的脚浮动溪中的泉水,传过沁人心脾的凉意,两人相顾无言,唯有闪着绿色光芒的萤火虫代替她们传递爱意。
AR15吐出一口气,在呼出的火光的映照下,M4A1显得更加柔美动人。
M4A1望向天空,繁星点点,闪着幽光。
“最后M4A1张开了嘴,喷射出的烟花在空中映出了‘月色真美啊’几个字。”指挥官闭上眼睛鼻子翘得高高,“怎么样?”
之后指挥官被M4A1的烟花喷了一身,让M16A1给扔了出去。
M16A1拍拍手,看向房间里的几人。
“15是火花,M4是烟花,RO是......哈哈哈喇叭花,那......SOP2呢?”
SOP2看了眼RO635,刚想开口说话就被对方一巴掌捂住嘴,滴滴水流顺着指缝流下。
“水花?”
“不。”RO635突然收回手,水柱如同高压水枪射了M16A1一身。
“是浪花。”

404吃鸡小队(3)

 

又是一口气发两章的日子(

还是电脑打字舒服

 

 

UMP45还想继续说什么,被过来的UMP9吸引住了目光。UMP9骑着一种四驱车出现在她的视野里。
“小9真厉害,在哪找的车啊?”UMP45端详了一下,直接上了驾驶座,“上来吧9,油门给我,刹车就交给你了!”
UMP9闪着星星眼的用力“恩”了一声。
刹车交给UMP9的话,她只会微笑着目送你冲向悬崖吧。
HK416不理会两个疯子,走向相反的方向登上了塔,她找到一把AKM,除了子弹不够用以外,比拿着两把霰弹强太多了。
“您的队友‘你的45爸爸’使用载具击倒了‘射爆酱’”
行了,这名字,一看就知道是UMP45那只老狐狸,冷酷无情HK416击杀了一个贴脸打的人机。
“您的队友‘你的45爸爸’被‘我爱射爆酱’用破片手榴弹击倒了”
!!有情况!
HK416跳下坡,向交战地点冲去。
“您的队友‘小天使9’使用UMP9击倒了‘我爱射爆酱’”
“您的队友‘小天使9’使用UMP9击倒了‘感冒灵’”
HK416脚步顿住了。
这是小天使??大魔王还差不多!
突然间的一声巨响……
“您被‘我叫德皇,不叫花瓶’用Kar98k击倒了”
……诶?
刚被救援还是残血的UMP45立刻驾着车赶来。
“快躲到石头后面!小9去寻找……”
“您的队友‘小天使9’从高处摔下倒下了”
UMP45、HK416:???

“这叫什么p城?连个厨房都没有!”G36“和善”的眼神更加“温和”了,“东西乱放,枪也乱扔……而且这里还没有G36!”
春田在一旁笑着观察四周。
G11躲在另一栋楼的最高层,向下俯视,寻找机会。

此时AK12和AN94骑着摩托车从军事基地驶出,准备过桥。

404吃鸡小队(2)

 

 

 

 

“这谁??G11?等等……这是谁取的名字?”
HK416刚出门就看见举着UMP9全副武装的UMP9。
“全都是45姐取的哦,很厉害是吧?”
HK416不想和这个欧皇说话,并且翻了个白眼。

--另一个房间内。
汤姆逊口中含着的pocky棒快要被她咬碎了,她手指颤抖地取下眼镜,难以至信地冲身边两人大叫:“我开了盾的!为什么她能伤害我!我明明开了盾的!Klin,MP5,你们看见了吧!”
下一刻,打算再次开盾的汤姆逊被对方两拳击杀了。
“没关系,师傅,我来帮你复仇!”
MP5安慰身体逐渐变得灰白的汤姆逊说道。
“您的队友‘师傅大人无敌’被‘416家的小睡鼠’用拳头击倒”
“您的队友‘师傅大人无敌’被‘416家的小睡鼠’用拳头击杀”
MP5的身体也和汤姆逊一样,世界开始下雪。
“我也开了盾的……为什么……”
看着两条丧失了梦想的咸鱼,Klin倒是信心满满:“结果还是要交给本格里芬南波湾来解决吗?”
她呼出一口气,拔开掏出的破片手榴弹,对准了站在对面房中的家伙。
“哼哼,死在本南波湾的手下,你也是……诶诶,怎么蹿到死角去……啊啊!”
“您使用破片手榴弹误伤了自己”
“您最终被淘汰了。”
三人看着“落地成盒”的勋章,蹲在角落里等待风干。
G11瞅了眼左上角的击杀数,打了个哈欠。
“好困……”

不知是地质原因还是人品问题,UMP9已经是装备三级满配,武器也是满配了。
而自己……
两把破霰弹,全身最好的装备还是捡的UMP9的漏,得的一个二级包。
“哎呀,我看看我们416都有些什么装备,正好我有25发12口径霰弹,还有霰弹枪收束器,要不要啊哈哈哈……”
耳边是UMP45相当欠揍的声音,为什么这游戏没有打耳光和踹腿的动作呢?
HK416控制额间跳动的青筋。
别人生气我不气,气出病来无人替。HK416心中默念。

【404】吃鸡小队(1)

阿尔断网,这里是代发

老年机都按捺不住她写文的心hhh

-

“这里是初始场地啊。”UMP9操控一个人物跳动,想登上摩天轮,UMP45则冲她扔苹果。UMP9上去后手指开始点击屏幕的天空。 
“你在干什么啊?”UMP45偏过头看她。 
UMP9抬头冲UMP45笑:“我还以为这个像我的世界那样可以吃苹果呢!” 
UMP45笑着拍了拍她的头。 
G11对着树一直重复下蹲趴下、下蹲趴下的动作。 
HK416(冷漠脸):“这里不能睡觉,你别想了……” 
G11转而向HK416背上摩擦。 
“也不能背的……” 
 
“开始了!开始了!45姐跳哪跳哪?”UMP9兴奋得在座位上无序抖动。 
“靶场太偏了,p城听说人特别多,就落废墟好了,大家快跟随我!” 
几人落下后,总感觉好像少了什么东西,UMP9查看周围情况时,突然叫了一声: 
“啊……鸡幺幺。” 
HK416这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,使劲摇晃要睡不睡的G11的脑子:“死睡鼠,别睡啦!快跳啊!” 
G11的脆弱心智受到了惊吓,手一抖直接点了跳伞。 
UMP9和UMP45看了眼地图,发现G11的跳伞位置后,一齐在胸前做了“阿门”的手势。 
“自求多福吧……”HK416看见p城就是一阵头疼。 
 
落下的地方是废墟前的几栋房子。HK416从窗户跃进,捡到了一个一级头和一把霰弹枪。 
“真穷。”她撇过嘴。 
“啊!我捡到了三级头!”是UMP9的声音。 
运气真好。HK416打开了门…… 
“唔哇!三级甲!”依旧是UMP9的声音。 
HK416:??? 
接下来出现的一串字才让她震惊。 
“您的队友‘416家的小睡鼠’使用拳头击倒了NO.1” 

病毒(945)微R


答应给瓜瓜老师的945
肝真的废了(吐血
第一次写945的文呢(๑´ω`๑)



头顶的灯光闪闪烁烁,让UMP45有种莫名的寒意,这就像是战斗时遇见死路时脑中闪过的几丝无法触摸的灵感,令人烦闷。

她躺在床上,闭上右眼,忽明忽暗的光线印照在她金色的左眼中……

“真是……超出意料了……”

UMP45想着,厌倦地合上眼。

“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简易的屏风外传来不那么让人反感的女声。

“不错吧,没什么其他的感觉呦♪”

语气是轻松愉悦的,跟平日里没什么两样,但她的神情却截然相反,难得的收起轻浮的笑容,严肃地闭眼平躺着。

外面传过几声清脆的玻璃碰撞声,键盘的敲击声和指令发出的哔哔声。

很快,嘈杂的声音消失了……只有“踏踏”的脚步声,由小变大,传入她的耳中。UMP45手指轻轻敲击着床板,随着声音打着节拍。

“踏——踏——停”

她心里默念着,几乎在屏风被掀开的一瞬间,UMP45睁开右眼,嘴角勾起,慵懒地对着来者露出了近乎完美的微笑:

“希尔小姐,有什么问题吗♪”

“UMP45小姐……”希尔推了推眼镜,天蓝色的瞳孔直视对方的金瞳,“我想,了解一件事。”

“您对UMP9……怎么看?”





那是几天前的事了。

同往常一样的执行任务,只是因为目标有点棘手,稍微耽搁了一点时间,等任务完成已经快步入深夜了。

“45,45我们就在这里睡了吧,好累啊……啊……”

HK416背上的小身影有气无力地说道,话毕还打了个大大的哈欠。

HK416气不打一处来:“你这睡鼠,除了战斗我什么时候让你下来走过路了!”

“可是416你不是高级人形吗,帮帮我有什么不对嘛!”

“G!1!1!你给我马上下来!”

UMP45看着两人相互怼,边笑着边提议让UMP9同自己一起去捡些干柴生火。

橙黄的火光映照在几人的脸上,G11裹上衣服蜷缩在HK416身边,真像是一只毛绒绒的过冬小老鼠。HK416也罕见的靠着树,一下一下地点着头。

今天的任务也确实太重了,让她们好好休息一下吧。UMP45拨弄一下篝火,木材翻滚,溅起星星火花。

UMP9倒是没有睡,红色的眼中倒映出噼啪燃烧的火焰,和眼睛融于一体。她抬起头,兴致勃勃地盯着撑着头望着天空的UMP45。

UMP45眼神下移,注意到盯着她的UMP9,笑了笑:“还不去睡吗,她们可都睡着了呦♪”

UMP9平日弯起的嘴角弧度更大了些,她俯下身,一下一下的凑到UMP45身边,仰着头,眼中充满了纯真。

“45姐……”UMP9伸手环住UMP45的脖颈,手掌从后颈向前揉到锁骨处,UMP45从没见过这样的UMP9,这种抚摸也与平常的玩乐不同,显得有些色气,UMP45没有被人这样对待,甚至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感觉。

粘腻的感觉……UMP45反应过来,在被UMP9摸过的地方,粘腻又湿润。她抬手,拂过右颈,是有点赤红发黑的粘稠液体。

血液——从UMP9掌心不知何时划破的伤口簌簌冒出,自己的衣领已经被血液染成了深色,但她却如同没有知觉一样,抓住自己的肩膀,像是要将自己嵌入她的伤口中那样用力。

“UMP9!”UMP45皱着眉,发了狠似的将她推开,UMP9后退几步脚步踉跄,坐在地上又挣扎着站起身。“你在干什么?疯了吗!快去将手包扎一下!”

在UMP45的注视下,UMP9月光下摇摇晃晃的身影显得犹如鬼魅。

“45姐……45姐好痛啊……救救我……”是UMP9的声音,在火光的照射下,她依旧是那副笑脸,此时更像是戴上了无法取下的面具,染上哭腔的声线,让UMP45不知所措。

在UMP45迟疑时,UMP9再一次握住了她的肩。

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45姐,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,我好疼啊45姐,好疼……”

这样说着的UMP9,带着笑意的眼中划落连串的泪水。手臂颤抖,掐住UMP45的脖颈,猛地用力……

UMP45梗住脖子,像是被铁钳夹住一样,她不知道UMP9是怎么了,但她现在根本无法思考,无法挣脱。

她被UMP9推倒在地,对方骑在她身上,泪水滴在血液上混合成一团,UMP9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,只有不断哽咽抽涕,手上的力度却丝毫没有减少。

喉间能够得到的氧气一点点抽离……

UMP45的手指从UMP9的手上脱离,无力地挠动着地面,不远处的G11和HK416已经沉睡,没人会来救她,没有一个人。

在闭上眼睛陷入昏迷的前一秒,她见到的还是UMP9泪水布满脸颊的笑。

我要死了……吗?

我……





UMP45从树边猛地跳起,惊魂未定地摸摸喉咙,依然有种缓存的窒息的错觉,后背激起了一层冷汗。

空气安静无比,没有一丝一毫的肃杀感,只有一些不知名的虫子躲在林间小声地叫着。

是梦吗?她看见了窝在树下沉睡的UMP9,乖巧得像一只小猫一样,其他人也都陷入了深眠。

好久没有过这样狼狈了,她揉了揉颈部……指尖却有种熟悉的触感——已经干燥的血液的感觉,而衣领也是种刺鼻的血腥味。

怎么回事啊!

UMP45苦恼地揉动着太阳穴,素来以狡猾心智出名的她此刻也是束手无策,突然间,她想到在来的路上好像有一条小溪。

“去洗个脸清醒一下,应该是心智压力太大了,产生幻觉了吧……”





夜晚的丛林闪着星星点点的光芒,UMP45穿过有些寒冷的丛林,来到溪边。蹲下身,舀起冰冷得有些刺骨的水源,拍在脸上,神识清醒了许多。

她凝视着溪中的自己,只能看清大致的轮廓,其他的……就是渐渐出现在自己上方的那团影子了。

她快速转身,抽枪对准后方。

——是UMP9。

“啊,是你呀,怎么了睡不着♪”UMP45想了想,还是放下枪,用以往的语调对UMP9说。

“人形也可以爱上人形吗?”UMP9问道。

UMP45笑着摇了摇头:“小家伙你问这个干什么?好啦好啦,快回去睡觉吧,明天可是要赶路回基地呢♪”

“但是我可是想要杀了你呀,45姐!”UMP9对她大喊,嘴角的弯起此时也消失了,“我怎么可以抱有这种想法呢……‘45姐是我一个人的,其他人不可以觊觎她’这种想法。”

“为什么会这样啊!45姐那么优秀,而我……而我却想要占有她……但是……但是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就像现在……”

“我控制不住自己……控制不住……”

UMP9哭着对UMP45说,而UMP45盯着UMP9指向她的黑洞洞的伤口,脑中的思绪完全断线,大脑一片空白。

“嗒嗒嗒……”

枪声响起,HK416及时赶来扑倒了UMP9,子弹传过UMP45的衣角射进她身后的溪中。

“你是疯了吗!为什么不躲开,你的冷静呢,在这里被你丢进臭水沟了?”

UMP45呆愣地站在原地,动动嘴唇,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,胸口剧烈起伏,看着HK416将晕去的UMP9带走,闭上眼,跪在地上。







“呐,UMP45小姐。”

在希尔的叫喊中,UMP45回过神,她眯上眼,对希尔点点头:“我相信她是没有恶意的,正如你所说,应该是病毒作祟。”

希尔扶了扶眼睛,看了眼检查记录:“没什么大碍了,你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注意避免和UMP9见面……还有,这种病毒是传染性的,你要小心。”

“当然♪”UMP45回答道,对希尔挥手道别。希尔离开之后,她转头看向一边的镜子,在镜中,一个赤眼被刀疤贯穿的人在镜中,对她弯唇微笑。

她翻身下床,走到外面灯火通明却空无一人的走廊间,走了几步,便看见UMP9所处的病房。

那天UMP9到底是怎么回事啊?因为中了病毒才变成那样的吗?而且……她对自己说的话,真是头疼。

本来就应该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太阳,而现在……现在这样,只看着自己,在意自己。从大家的小太阳变成仅属于自己的,能剖心解肺将内心展现在自己面前,看见她深入骨髓的爱意……

不是也挺好的吗?

UMP45嘣的一声倒在地上,左脑传过一阵剧痛,如同某人在疯狂地搅动她的脑髓,瞬间堕入地狱的绝望,她目眦尽裂。

“占有她吧!”脑中诱惑的声音,是海妖塞壬的呢喃,在她耳边轻声诉说,“占有她的身体,占有她的灵魂直到全部。”

“你是处于阴暗的,而她则会为你带来光明,光明会带来黑暗,你和她相辅相生,不正是天造地设吗?”

——闭嘴!闭嘴啊!

UMP45揪住头发,企图休止脑中产生的讨厌的声音。

如同被什么牵引着,她站起身,大脑和手臂的动作背道而行,手僵硬地握上门把。“咔咔”几声,门开了。UMP9躺在床上,胸口均匀地起伏着,已经睡着了。

安静的睡颜像是沉眠的天使,没有人愿意打扰她的平静……但是自己这个恶魔,却想要前去侵染,前去……侵占。

僵直的手臂一点一点逼近UMP9的脸颊——那里,那上面有一双美丽的赤色双瞳,只要……那里只存在自己一个人,无论是眼中还是大脑,只存在自己……

不是很好吗?

UMP45手顿住了。

UMP9睁开了眼,赤红色的眼中出现了她的身影,阴暗而不可理喻;而UMP9在对方眼中看见了自己,卑劣又怯弱不堪。

UMP9伸手握住了她僵硬的手,隔着厚厚的纱布感受到对方手指的冰凉和颤抖。

她直起了身,欣喜的情绪UMP45似乎也能感觉到。手掌反转,她凑近,从指尖、手背、手腕——嘴唇蜻蜓点水般的触碰,直到体内,诉说着对自己的爱意。

仅仅这样,就比其他任何行为更加纯粹。

什么都不管了,背德或是战争,病毒或是其他,就像这样,如同两个最纯洁的恋人一样,UMP9将UMP45拥入怀中,温暖的体温,最原始的身体——像是将一切诉说都融化一样。

从双唇、双眼、轻声低喃的名字和纯粹无他的内心——UMP9都在一一确认,这样自己就更加接近她了……比其他所有人都更加接近。

“45姐……可以让我听听你的声音吗?”

将UMP45压在身下,UMP9轻声低喘着问道。充满汗液的手掌环住了对方赤裸的后背,上面还有自己抓挠的痕迹,UMP45通红着脸,抬眼就是遮住了灯光的UMP9,像发射光辉的小太阳。

被太阳照射的阴暗……就和太阳混溶成为一体。

UMP9手掌满足地抚摸着UMP45的脸,UMP45更加用力的拥住的UMP9。

这里不是幻想……也并非现实。

“来吧……再多一些,再多一些♪”

声声难得的细弱的话语,从UMP9的耳畔略过,却又无法捕捉,带来的焦躁感,真是让人无可奈何……想要侵犯啊。

一直就像现在这样在一起吧,两人的心中这样坚信着。

这样就行了,一直相伴就行了。

无论是不是病毒作祟……

“只要她爱着我……”“只要她爱着我。”

身体交融,喘息交互,交合的身体更加紧密。

“就行了。”


——END——
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

15M4战争30题——(4)关禁闭

一口气发两篇,装作自己很高产的样子
友情太棒了啊啊啊啊啊啊,我爱她们的羁绊

传送门:

上一题


“交个朋友吗?”SOP2对AR15说,笑嘻嘻的,看上去没有一点恶意。

AR15瞥了她一眼,甩掉手上沾有血迹的木棍,扭头就走。SOP2没心没肺的地笑着跟上她,伸手握住AR15的手:“呐呐呐做个朋友吧!”

AR15不耐烦的想要甩掉这条癞皮狗的手,却感受了手臂上过度冰冷的触感,她低下头,发现了一根机械手臂抓住了自己。

AR15挑挑眉看看手臂,又转头看向SOP2,后者完全不在意的甩甩手:“哎呀哎呀小问题了,不过就是机械手臂吗,没什么好奇怪的哈哈哈……”

对SOP2这种自来熟,AR15是完全不擅长应付的,只好放任她在自顾自的说着话,而SOP2也似乎完全察觉不到AR15的烦躁,边跟着她走向宿舍方向,边对她不断纠缠。

突然间,她顿住了脚步。

因为AR15停了下来,身体在抖动。

凯尔教官站在不远处盯着她,面无表情,而她的身后,则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下山的几个“施暴者”。

“ST AR15……”凯尔教官深吸一口气,她叫着AR15的名字,完整的名字,“你到教官室来一下。”

平淡的语气,但在场所有人都几乎能感受到她的怒气。SOP2主动放开了AR15,恶狠狠地瞪了几个人一眼,目送着AR15跟着凯尔教官离开。




自己在干什么啊?走在空无一人的楼道间时,AR15苦恼揉了揉额间的太阳穴,本来已经尽力避免成为一个刺头了,为什么遇见这种事还是采取了最坏的措施……

好像当时的理智全都断线了一样。

待会儿好好的跟教官道个歉承认错误好了,啊——真是的,真让人头痛。

“AR15,对于这件事,你有什么好说的?”凯尔教官拉开座椅坐下,AR15站在她面前,双手背在背后,身子挺得笔直。

道歉的话语梗在喉间,怎么也说不出口,她沉下脸,嘴巴轻轻蠕动,最后还是说出了十二个字:“报告长官,我没有什么好说的。”

一叠文件被教官用力拍在桌上,发出巨大的响声。

“ST AR15!你在说什么?没有什么好说的?你这算什么?伤害队友啊!破坏组织的团结啊!你跟我说没有好说的?啊!”

“但是教官!”AR15眉头紧皱,将头仰得更高了些,“是她们先欺凌队长M4A1为先,我只是为了给她们一个教训!”

“所以你认为你做的是对的吗?所以这种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的做法是可取的吗?”教官一拳头打在木桌上,“以暴制暴是可取的吗!告诉我,ST AR15上等兵!”

“报告教官,不……不是。”

“你有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?”凯尔教官放缓了语气,“首先你不仅仅是一名士兵,你还是她们眼中表现优秀的队长啊,AR15。演练成绩第一的你不会不知道这点吧?”

教官站起身,绕过陷入思考的AR15身边,来到窗户口,望着窗外。下面站着好几个人,她所看好的队长手臂绑着绷带,向上面望着,教官和她正好四目相对。教官仰起头,转过身,望向AR15。

“我也知道,她们对M4A1代替你的位置感到不服气,见识过你的能力的她们,会以你为榜样……那么你现在所做的这一切又算什么呢,ST AR15上等兵!”

AR15咬着下唇,没有回复。

“根据军规,在军队殴打人有什么惩罚?”

“……报告长官,关禁闭室三天。”

“明白就好……”凯尔教官侧过头,拍了拍她的肩,“我训练过你这么久了,一直觉得你是一个冷静的孩子,现在就去吧,磨练一下你的意志……不要让你的前途,输在冲动上。”



“AR15下来了!”

AR15下楼时,听见不知谁说了一句,接着RO635便从地上跳起,直接拥了上来。

“听说你打人了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啊,你的脸被打了,没事吗?”

AR15摆摆手,刚要走,就被另一个身体挡住了去路。“AR15……”是M4A1,她递给自己一个创口贴,恭恭敬敬的敬了一个礼,道一个“谢谢”,转身离开。

看着M4A1离去的背影,AR15想要反驳发现自己也无法阐述——因为她也没办法说清楚到底最后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她。

她接下创口贴,不知道应不应该用,只好捏成团放在衣兜里,就向禁闭室方向走去。

“wow……”SOP2双手抱头,惊讶地感叹一声,RO635发现她走向与宿舍完全相反的方向,便疑惑地看向SOP2。

“去禁闭室啊,我可是那个地方的常客了。”

“禁……禁闭室!”



还记得刚参军那时,凯尔教官就指着那个偏远的房子对她们说:“那个是禁闭室,你们以后可不要去那里啊……这种事可是军人的耻辱。”

耻辱……没想到自己也有进去的这一天。

禁闭室没有窗户,加上长期闲置,一进去便是霉味扑鼻。室内只有一张木板铺,一条薄薄的军被,屋角放了一只尿桶。

AR15简单地清扫了房间后,就呆坐在铺上一声不吭。

门上有一个小窗口,大约是人头大小,可以从这里送饭还有便于查看是否有人逃离。

晚饭是看守人员送来的,满满的一碗粗粮米饭,饭上盖了一层水煮蔬菜,一点油荤的味也闻不到,跟中午的饭菜完全不能比,就连稀饭下馒头也比这个有味道。

AR15吃了两口,味同嚼蜡,但还是将它一点一点吃光了。

要来一点清水漱了漱口,将碗筷向门口地上一放,转身便躺在铺子上仰望天花板。

半夜时迷迷糊糊地听见门外有人说话的声音,AR15以为是查哨,便没有理会。 

“嗨,AR15——”是SOP2的声音。

连做梦都能梦见那条狗的声音,白天真的是被她害得不清啊……

不对,不是做梦……AR15被重物砸到自己身上的触觉惊醒了,她从床上坐起来,地上多了一块石头。SOP2的脸卡在门口小窗处,冲她呲牙笑。

她翻下床,跑到门口,小声的说,语气平淡:“你不该到这里来的。”

“不要在意嘛,禁闭室这里我再熟悉不过了,现在是12点,有5分钟休息时间,我都是清楚的。”

“不过有件事很抱歉呢……”SOP2歪了歪头,指尖抵在嘴巴面前,眨了眨眼,“我没有偷到钥匙……”

“……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这种无聊的目地,那么你可以离开了。”

SOP2没有回复,她低头看了下手表,对旁边说:“快点快点!还有3分钟了。”之后SOP2就隐去了身影,取而代之的是M4A1。她双手扶着窗口手指用力的敲打窗沿。

紧张都写在脸上了啊,AR15挠挠下巴。

“AR15,虽然很感谢你教训了那些人,然后,也救了我……我也害得你进了禁闭室。但是!AR15请你以后听从我的指挥不要擅自做出这种不理智的决定了!”

话还残留着尾音,M4A1就拉着SOP2快速的离开跑掉,只留下一丝残影。

“……她们……想干什么啊?”

AR15躺回床上,外面守卫已经换了一个人,他向其中望了一眼,转回头兴致厌厌地打了个哈欠。

不过……好像有一点开心从体内散发而出。

是被在意的那种开心。



——二十分钟前

“离12点还有20分钟了。”

M4A1在床上辗转反侧,对于AR15进禁闭室她总有种自责感,这件事的起因是因为她……一种浓烈的负罪感在她心中缠绕,难以释怀。

她起身,打算用冷水洗洗脸。

拍拍脸,意识清醒了许多……先把明天过好吧,她这样想着。一抬头,被镜子里一闪而过的人影惊了一下,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身体就先行动作,左手握拳扭过身,像一阵疾风擦过那人耳侧。

“wow,队长你是左撇子呀?警惕性真好。”SOP2抚着胸口笑道。

“你是……?”,M4A1对她有点印象,上午跑步时见过,AR15从教官室下来时也看见她坐在地上。

SOP2拍拍手:“啊对了,我忘了自我介绍了,我叫SOP2,是RO635的室友。”

“你是怎么进来的?”M4A1没有放松警惕,手依然握成拳状在她耳侧,但凡她一说出什么不好的话就会被一拳砸向耳朵一样。

“别紧张队长。”SOP2伸出手,手指上一圈一圈旋转着钥匙圈:“我有钥匙,是在AR15身上偷出来的。”

M4A1盯着她,抬抬下巴,示意她继续。

SOP2伸手点了点自己的眉心:“不知道有件事你知不知道,我可是禁闭室的常客了,禁闭室的所有时间安排我可都是了如指掌的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你对AR15还有愧疚感是吧?”

所以SOP2就拖着M4A1和还在床上躺尸的RO635摸黑来到禁闭室外面,RO635迷迷糊糊地听见SOP2让她坐在离门口不远的隐蔽的草垛间注意警戒。刚靠着树眯了几分钟不到,就被M4A1提着飞奔而出。

次日是M4A1被任命以来的第一次集体训练,她能感觉到SOP2在想方设法找机会和她搭话——但是一个上午都在执行各种高强度的任务,就没有机会让她们单独聊天。

时间一直到中午,进行了一上午的高运动量的训练,几人的肚子已经是空空如也,来到食堂,就不顾形象的将馒头向嘴里塞。三个人坐在角落,SOP2边咬着馒头,边神秘兮兮地问她们要不要去看AR15。

因为昨晚秘密探监的缘故,几人的关系谜一样的增进了不少。

“我们只有半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现在已经过去5分钟了,到禁闭室来回5分钟,我们只有20分钟的时间。”M4A1略微思索,开口道。

“当然。但是,中午的时间是最多的,昨天只有5分钟我们都去看过了,现在可是有20分钟呦。”

SOP2双手环胸,仰起头,坐在她旁边的RO635甚至能看见她高傲翘起的鼻子。

“15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,却因为这件事进了禁闭室,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吧……而且也不一定能迈过心里那道自我唾弃的坎。”

听见RO635的话,M4A1的手顿住,陷入自我的思绪中,却被肩上的手臂惊回了神。

“没有说你啦,15她的确是太冲动了,这样给她一个教训也好。”

“而且啊,禁闭室的条件的确太烂了,所以呢……”

SOP2抓起两个馒头,一边的RO635从口袋掏出一个布口袋,前者装好食物,后者背上口袋,动作一气呵成。

M4A1看着她们流畅的动作,愣了一下。

“还愣着干什么队长!”SOP2冲她伸出了手,RO635眨眨她漂亮的异色瞳,“出发吧,去鼓励我们的朋友。”



正如SOP2所说,看守正坐在门卫室吃饭,几人快速地闪过门口,走进禁闭室。

里面传过几声闷响,像是肉体和物块的撞击声。“是在用墙壁练习拳击吗?不愧是那个不愿意落队的AR15啊……”RO635回想到了和AR15进行军事演戏的那一天。

“不……不对。”M4A1闭上眼静静分析声音,“是倒功。”

倒功?

SOP2轻轻地挑挑眉,但笑不语。

AR15脱下外衣,整齐的叠在床上,穿着小衬衫,头发湿淋淋的贴在额上,汗液将后背的衣服染得几乎透明。

她灵巧向后跳起,后背猛地向地面摔去,发出沉闷的响声。

再次站起,她双手在后背握拳,伸展腰部,目光瞥向门口:“不是说过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吗。”

RO635回过神来,先凑近窗口,取下背后的背包扔给AR15:“这样的训练,你一定吃不饱的吧,我带了一点馒头……来多吃点。”

包包扔在地上,AR15的脚边,她咬咬牙,垂下的手轻微颤抖。

“我只需要好好的接受上面下来的处分就行了。况且我跟你们又不熟,为什么你们要过来这里?”

“我们可是战友啊,恩……战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不就是朋友吗!既然是朋友了,就应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,相互鼓励嘛……不是吗?”

SOP2按下RO635的头,出现在窗口,小声嚷嚷着什么“还有我还有我!”。

M4A1在一旁看着两人互相推搡着,像是小孩子一样的行为,忍不住笑了起来。犹豫了许久,还是主动出现在窗前:

“AR15,就像RO她说的那样,我们是战友,我们要相互鼓励,那么……一起为上战场打倒敌人为目标,一起加油,好吗?”

“想要你们这次训练成绩不合格的话,就给我在这里尽力的闹吧,反正我在这里想什么时候训练都行。”AR15抬起头,紫色的眼睛在灯光下熠熠生辉,“我AR15可是演习第一啊,需要你们的鼓励吗?不需要!”

M4A1听见她的话,有些慌张的转头望向其他两人,RO635暗中一笑。

“唔啊不好,只有5分钟了,快走了快走了!”

“啊啊啊,我们先离开了!”

匆忙的道别,自说自话的所谓的朋友语句,真是烦死了。AR15后退几步,捡起了地上的包包。

里面是还有余温的馒头,咬了两口,有些发干。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从下巴滴下,落在地上……一滴两滴……

“谁想要和你们成为朋友啊……一群混蛋。”

但是为什么,控制不住嘴角的上扬呢?



“这样就没事了吗?”M4A1边跑向操场边问道。

“当然,看来她没有失去自信啊!而且,说不定她还接受我们了!”



3天过去了,AR15回到了并不算很熟悉的地方,至少她在宿舍睡的时间还没有在禁闭室睡的时间多。

窗外操场上的士兵举着枪口悬着砖块的AK47进行着抗暴晒形体训练,AR15简单清洗了一下因为3天没有洗澡而粘糊糊的身体,立刻下楼加入了训练。

是错觉吗?AR15提着枪来到属于她的位置时,注意到M4A1望着她下楼的方向,露出了一个微笑。

——TBC——